注册

帐户输入有误

帐户输入有误

帐户输入有误

帐户输入有误

其他帐号登录

ofo、途歌已经相继凉了,幸福叮咚会是下一个吗?

2019-07-18 09:22 
评论 收藏

“押金一直不退”

“已经好几个月了,还不退”

最近消费保收到一起集体投诉,消费者在“幸福叮咚”APP上租车,交了1500元押金,其中包含车辆押金1000,违章押金500。在使用完后在想要退回押金,谁知道押金却迟迟不到账。

曾先生向消费者投诉道,在三个月前,他在“幸福叮咚”App上租车,在使用完后申请退回押金,在退款页面,平台宣称在完成最后一张订单的3个工作日后,可申请退回押金,在成功申退的1个工作日,车辆押金将予以退款。

但是两三个月过后,曾先生的押金仍旧未退还。期间曾先生不断找客服申请退款,但对方一直表示车辆在“待定损”中,一脱再拖,就是无法退押金。

曾先生与客服的聊天记录

和曾先生有相同遭遇的还有黄先生,他向消费保投诉道:“订单完成三天后我就立刻申请退押金,可是线上客服一直让我点客服电话,我打了好多次,电话不是在繁忙中,就是完全不接,好不不容易打通一次,客服承诺会让财务加急处理,可是到现在,押金仍旧未到账。”

从今年3月份开始,“幸福叮咚”就屡遭消费者投诉,针对押金退还难问题,消费保联系幸福叮咚,并将消费者的情况反馈给对方,但对方表示“收到”后,并未有任何回复。

律师:公司不及时退还押金属违约

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律师邓刚表示,共享汽车的使用者与服务提供方之间存在合同关系,双方应当按照合同履行自己的权利义务。如果双方约定了押金退还的期限,那么就应当按照约定退还。如果公司以其他理由没有及时退还押金,比如说内部系统故障,这应该是属于其自己的行为所造成的后果,应当是属于违约行为。

消费者可以向当地消费者权益保护组织或者消费保进行投诉,也可以联合未收到退款的其他用户共同起诉该公司,除了要求其及时退还押金之外,对于共享汽车服务提供方违约对其造成的损失有权要求赔偿。

共享汽车生存不易

说到共享行业,大家总会想起ofo、摩拜等共享单车品牌, 但其实,共享汽车行业的竞争远比我们想象的激烈,据估计,截至2018年6月,全国一共出现了500家的共享汽车企业,从这个意义上说,远比总数只有77家的共享单车更热闹。

去年11月开始,ofo深陷押金难退风波,同年12月,在北京东四环的途歌公司总部,汇聚了大量前来申请退还押金的用户,以及因拖欠账款找上门的供应商。但是,途歌工作人员给的解释是每天只能退15个用户,并且申请退押金的队伍已经排到了明年的3月份。

到了现在,途歌几乎是“查无此人”的状态。

共享汽车并不是一个新鲜词,其实早在上个世纪的欧洲,就已经被发明并且有人尝试过了。但是,如今半个世纪过去了,并没有成功的先例。

为什么共享汽车容易凉?

购置成本高

共享单车的成本可能只需要300元,但即使是最便宜的奇瑞新能源汽车,也需要70000元一辆。也就是说,如果投放1万辆,就需要7个亿的成本。共享汽车一般在一线城市,如果想要让用户“随时随地找到车”,即使一个城市投放10万辆,也恐怕难以做到全覆盖。

保养成本高

大家都知道,养车费用比较高,由于人为损坏、维修等原因,“共享汽车”的保养成本只会更高。

除此之外,公司日常管理和运营,产品和技术开发等等,都需要资本投入。而这一切,都需要用户买单。

用户使用效率低

不同于共享单车“随扫随走”,共享汽车的租借和归还流程都更加复杂,这个过程可能需要花费数十分钟,一些共享汽车品牌消费者只能把车辆还在指定地点,时间成本更高。

如果需要使用共享汽车,用户需要打开APP查看附近哪里有汽车,然后再花十几分钟过去取车,这个使用时间就更长了。

共享汽车并不会更安全

不同于共享单车的刹车、链条或者车轮出问题,汽车要是某个零件出问题了,这带来的结果可就是车祸人亡。如果说几百辆几千辆的共享汽车尚且还能得到有效维护,那么几万辆几十万辆呢?

而共享行业维护能力不佳已是事实。

从现阶段来看,共享汽车恐怕是互联网过热的一个缩影。ofo烧了差不多20亿美元的资金,仍然难逃陨落的宿命。那么,单价是共享单车30-100倍的共享汽车,陨落可能只是早晚的事。

ofo、途歌已经相继凉了,幸福叮咚会是下一个吗?


这篇文章已经被2人认为有用

本文对您有帮助么?

0条评论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消费保立场。
没有更多啦